6月10日上午9點10分許,湖北省潛江市浩口鎮第三小學,一男子手拿疑似爆炸物劫持老師,趕來的鎮副書記要求劫持自己將老師換出,警察在11點左右將歹徒擊斃。歹徒留下的疑似爆炸物被當地公安部門排爆。(相關報道見A15版)
  不管是出於何種原因和理由,挾持師生談判尋求訴求,行為極其惡劣,是無論如何都不能被原諒的。從相關報道的簡單“勾勒”中,我們能夠得出嫌犯的基本狀況:犯罪嫌疑人張某為退伍軍人,因盜竊和私造槍支兩次入獄,去年剛刑滿釋放;日前因村裡徵地的補償款問題和宅基地劃撥問題,與本村黨支部書記許某發生過嚴重的矛盾衝突……
  按照學者於建嶸的說法,土地問題糾紛已占全部農村群體性事件的65%,成為農業稅取消後,影響農村社會穩定和發展的首要問題和焦點問題。儘管劫持案仍在調查中,更多細節有待公開,僅以當前呈現的信息看,這次劫持事件,正是這些理不清的徵地糾紛事件中,被極端、激烈呈現的一例。
  十八屆三中全會審議通過的《中共中央關於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》對農村土地制度改革作出了總體部署,提出在符合規劃和用途管制前提下,允許農村集體經營性建設用地出讓、租賃、入股,實行與國有土地同等入市、同權同價。如此大背景下,從中央的部署,到不少地方表現出的過分熱情,新型城鎮化建設在各地正如火如荼。
  而正像我們看到的那樣,不管是平度徵地血案,還是其他類似事件中,一些地方政府直接介入或主導的“好經念歪”導致的多發、激烈的徵地糾紛從未停歇,極端性案件、群體性事件更是一再挑戰著公眾關註的神經。以潛江小學劫持案為例,犯罪嫌疑人張某擁有極端型人格自不待言,但不難想象的是,若非在徵地糾紛中,嫌疑人與本村黨支部書記許某發生的“嚴重的矛盾衝突”,已激化到起碼在其自己看來“不可調和”的程度,想必其不會選擇用劫持師生的方式,來“表達”自己的訴求。
  徵地糾紛中這樣激烈的矛盾衝突,現實而言是普遍的存在。按照清華大學中國經濟數據中心去年10月發佈的中國城鎮化調查大型數據:在全部被調查樣本中,全國有16%的家庭至少經歷過其中一種拆遷情況;按照第六次人口普查數據測算,全國約有6430萬家庭在最近一波的城鎮化過程中遭遇過徵地、拆遷。更細的數據是,2013年國家土地督察公告顯示,督察發現,14個城市存在徵地補償不到位、安置不落實、被徵地農民社保落實不到位等問題,拖欠徵地補償安置費用19.82億元,未落實社保資金2.41億元,涉及19517人。
  但具體到徵地改革層面,從《農村集體土地征收補償條例》到上位法《土地管理法》的修訂,雖歷經多方不斷呼籲和複雜利益博弈,目前而言,何時“出籠”仍屬未知。在這種情況下,一方面,要充分重視眼前問題的解決:具體到當下,要進一步嚴明紀律、普及常識,杜絕專家告誡的“一些地方政府容易把經念歪,以為城鎮化又可以大規模拆遷徵地”,在新型城鎮化徵地過程中切實保障農民基本權益。另一方面,大而言之的徵地改革必須快馬加鞭,從《農村集體土地征收補償條例》的出台和《土地管理法》的修訂,必須明確具體的時間表。
  一句話,新型城鎮化建設中,完善制度保障之下,如若“農民權利可保留,農民選擇要尊重,市民權利可享受,農民產權可交易”的理想能夠儘早照進現實,所有因此而爆發的極端案件、事件,自會大幅減少。從平度徵地血案到潛江小學劫持案,裹挾其中的暴戾、血腥與殘酷,亦會因此而得以有效紓解。
  李記(河南 編輯)  (原標題:潛江劫持案是怎樣的“表達”)
創作者介紹

鐵三角

ut77utlkf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